AD_GUY

镇魂女孩‖贺红‖攻控 腹肌控 锁骨控

【贺红】小甜饼——关于怕冷
平淡日常一发完,肉渣

希望不被屏蔽,拜托

【贺红】小甜饼——关于怕冷
一发完,平淡的贺红夫夫日常,不甜不要钱

PS.怕冷主题还有一篇,佛系更新,不影响食用。

刚才发个清楚点的图竟然被屏蔽了,只有一点点肉渣啊我的乎。大家凑合看吧,实在不行微博也有,AD_钙钙钙

【贺红】选择性失忆2

来了来了,又是套路满满的‘一天’呢
——————————————————————————————————————————————————

见贺天的表情不似作假,莫关山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开口:“我们一起在19中上了初一,见一展正希是咱们一起的朋友啊!难道你都不记得了?”

眉头微蹙,贺天微微抿嘴,眼神复杂。

“毛毛,无论你信不信,我对以前在H市发生过的事情都记不清了,我只有这些年在国外生活的记忆。”

“那你为什么会记得我?”

看着眼前因为震惊而小嘴微张的莫关山,贺天眼神一暗,压下心中的悸动才回答“因为,我只记得你了,还有一些凌乱的记忆,关于你和我的。”

莫关山听了之后心头一跳,压抑在心底的感情像吸足了养分的种子,破土而出。

“我们不是情侣吗?”

莫关山还没反应过来,贺天又抛下一颗重磅炸弹。

“我…卧槽?你你你,你他妈在说什么!”莫关山涨红了脸,指着贺天的手微微颤抖,眼睛却瞪得大大的,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心虚。心里其实在想‘贺狗鸡难道会读心术?我心里想什么他怎么知道?’

贺天伸手抓住莫关山的手,什么也不说,就定定地看着他。最后果然是莫关山顶不住,率先移开了视线,自然也就没看到贺天眼底的笑意和狡黠。

“那你还记得什么?”莫关山一本正经的思考,“我听说对于失忆的人,只要带他去他记忆里模糊的地方,吃他能想起来的食物,有助于他记忆的恢复。”

“记得你做的土豆炖牛肉,还有火腿三明治。记得操场跟你打球,打闹过的草坪,你的小床,我的大床,跟货物一起挤过的电梯,你投球跃起时露出的腰,接吻唇齿间的香甜,小毛毛的手…”感。

听贺天满嘴跑火车,莫关山恼羞成怒一巴掌就糊他脑袋上了。“贺狗鸡你他妈是装的吧!少他妈耍老子玩!操你!”一巴掌附赠一根修长好看的…中指。

“怎么会。毛毛可是我最重要的人,我忘了谁都没有忘了你,又怎么会骗你呢。现在为了让你老公我恢复记忆,快去做土豆炖牛肉吧。”握住莫关山的中指,拉到嘴边亲了亲,贺天脸上依旧是莫关山熟悉的坏笑。

“你他妈最好老实点!”撂下一句毫无气势的‘狠话’,莫关山起身去为某大爷做饭,好让人家恢复记忆。

路过贺天的时候不出意外的被占了便宜,让贺某人拍了一下小翘臀,顺带揉了一把。

深呼吸,吐长气,我大方,不生气!他人气来我不气,气坏身体谁如意,生气百害无一利,气坏别人伤自己!好歹是个脑残人士,老子不跟他一般见识。

炖上牛肉,莫关山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应该告诉见一和展正希。大家一起想办法总好过自己一个人不知道干什么。‘跟贺天商量一下,让他见见见一和展正希吧。’

一转身就看见贺天抱臂倚在厨房门口。

“我觉得一会儿把见一展正希都叫过来吧,好歹是朋友,你应该会有印象。这样也好帮助你恢复记忆。”

“好。”“我给展正希打电话。”

莫关山自顾走到阳台拨通了电话,没注意站在屋里玩手机的贺天。

……

“贺天的情况大概就是这样,一会儿你和见一过来一趟吧。…饭当然管够。…嗯,那我们等会儿。一会儿见。”正好见一展正希有时间,莫关山收了手机乐呵呵的回了客厅。

“贺天,他俩正好有时间,一会儿就过…诶?展正希突然说来不了了,这都是什么事儿。”看着刚传来的短信,莫关山也是很无奈,明明刚才就是有时间的啊,“算了,咱俩吃饭吧,以后总有机会见面的。”

拉着贺天去厨房吃饭,走在前面的莫关山自然没有注意到客厅桌子上贺天手机里发出去的短信——“敢来你就死定了。”收件人:展正希。

【贺红】选择性失忆1

宝贝儿们!本钙回来了!
尝试下写文,小学生文笔+心灵脆弱求轻喷,爱你们哟~
【失忆梗】【小短片】
腹黑心机贺×嘴硬心软毛
人物old先oneday
ooc预警
——————————————————————————————————————————正文分割线——————————————————————————————

莫关山从来没有想过,他这辈子还能再见到贺天。

看着站在自己小公寓门口的高大男子,莫关山早上被吵醒的烦躁和瞌睡一下子没了。尤其是这张怀念的脸上,还噙着自己熟悉的坏笑。直到被搂在怀里,感受到手心温热的触感,还有耳边传来的真实的声音——"毛毛,我好想你",莫关山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初二那年贺天突然人间蒸发,莫关山发疯似的找了他一年。这一年,无论见一和展正希怎么劝怎么拦,他都不听,只是固执地走遍这个城市的路,寻遍各个角落。直到见一他们把晕倒在贺天公寓门口的莫关山送到医院住了两天之后,莫关山才就此罢休。只是,他从此跟变了个人一样,一改以前的不学无术上课睡觉,不但认真听课了,还经常找老师问问题。突然的改变,起初只是吓了同学们一跳,而月考成绩的下发,却彻底激发了莫关山同班同学们的学习激情——全班第五:莫关山。谁都没想到,一直吊车尾的小混混竟会一鸣惊人。 

别人不知道莫关山努力的原因,见一展正希却知道是因为——贺天,那个保持年级第一的腹黑学霸。

莫关山本身性格孤僻,家庭的原因更是让他不得不用凶狠的外表来保护自己。平时在学校里,除了能跟自己的小跟班儿寸头说说话,其他同学基本都是对他避之不及。贺天是第一个愿意跟他做朋友的人,虽然他们认识的开始并不是那么美好,两人更是互看不顺眼,但在相处下来之后,莫关山嘴上不说心里却真的把贺天当成了很重要的朋友。不同于一起的见一展正希,莫关山对贺天的感情更为复杂,在他还没弄清楚自己的心的时候,贺天却消失了。莫关山只能把所有对贺天的情绪压在心底,不去触碰那些自己未知的情绪。

这些年来,压抑着自己,不让自己去想的人,如今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那些埋藏在心底的情感全都冲破桎梏,回忆里的点滴画面在莫关山脑袋里走马灯一样的播着。

小心翼翼地抬起有些颤抖的手,回抱住眼前的人。沙哑着声音说:“你回来了,贺天。”

等莫关山回过神来,他已经和贺天坐在沙发上了,门口的鞋柜旁放着贺天的行李箱。

“你…”

“你…”

两个人同时开口打破沉默,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又同时开口“你先说。”

只等着对方开口,屋里又陷入了沉默。

许是贺天的笑容太过灿烂,眼神太过炙热,莫关山终是率先开口,有些急切地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怎么知道我住这?初二为什么突然消失?这些年你去哪了?你过得还好吗?”

眼前人的焦急贺天看的一清二楚,心里更是吃了蜜一样甜,眼睛都笑弯了弧度,开心地眯成一条线,伸手揉了揉莫关山的红毛,才缓缓开口:“莫仔问了这么多问题,你想让我先回答哪个呢?”

上扬的语调让莫关山有种正被调戏的错觉,他伸手拍开贺天的魔爪,默默腹诽‘这货还真没怎么变,就喜欢揉自己的脑袋’,“你他妈挨个儿回答,少废话!”语气已经不自觉变回以前相处时的暴躁,全然没了刚才的蠢萌,仿佛刚才一会儿呆滞,一会儿急切的人不是他。

无奈收回自己的爪子,一边美滋滋地想着小红毛的头发还是这么柔软,一边往莫关山的方向挪了挪,贺天不顾莫关山的挣扎,紧紧握住他的手才缓缓开口解释:“我昨天晚上才回来,先回了H市,到你家阿姨告诉我你竟然到T市来上学,我就坐飞机来了。你的住址也是阿姨告诉我的。”

“那你当年为什么不告而别,你他妈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成你的朋友?你他妈知不知道我当时听说你消失了我…要不是见一和展正希,你现在可能就看不见我了。”

“见一?展正希?他们是谁?”

微信体——二十x
开启一段新的旅

竟然三百粉了,福利过段时间放送
♪(´ε` )感谢大家不取关之恩 ∠( ᐛ 」∠)_

刚看到留言,小可爱要的表情包(其实都是我自己的瞎截的😂)附赠一张比心

微信体——二十几呢

拖欠已久的更新ヾ(๑╹ヮ╹๑)ノ"我回来啦!一回来发现,粉丝数又涨了辣么多,我还这么久没更新,真是有点小羞愧呢 ٩(๑•̀ ₃ •́ )۶感谢大家的不取关之恩(抱拳了)
本钙去学车热到死,真是心疼我自己,我也想有好多空调…啊………